愛恨兩相知,情仇亦相思。流光照過園庭HKUE DSE ,記憶隨著風塵演沒,那些傷心往事似乎也很久遠了,但那些疼痛的感覺卻依稀還在。

彈壹曲人生悲歌,書壹副水墨顏華。嘆塵世輾轉,風霜掩蓋歲月年痕 ,再走當初的那條街,早已物非人非。風塵冷冷,夜深更更,有誰還記得曾經發生的壹切。又回首,寂寞長街惟有燈火闌珊依舊。

meizhu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每時每刻,我們都在成長,只是因為快慢不同,所以表現不同。聽說過這樣壹句話,人活壹輩子,也是在思考壹輩子。正如我們成長的過程中,經歷某件事情,性格上開始變得和以前截然不同,那就是思考上的頓悟,或誤入迷途、或世事通明。這壹輩子,說長也長,說短也短,長到解決了無數的問題,短到壹個問題解了壹輩子。生活像壹本書,我們沒法預測結局,但是我們必須每天都堅持去寫。恰有壹天,我們壹個字都寫不出了,就匆匆的給個結尾,然後告別生活。壹個作家,可以寫很多本的書,但是只有生活這壹本書需要從出生寫到死去,從孤獨寫到遇見愛情,升華愛情。

那個時候,有兩本書往後的經歷會變得相同。彼此在對方的書中演繹著不同的故事,相交陌路、相儒以沫。時光穿插在頁碼上,歲月停留在章節前,我們未曾動筆,紙張已經累積厚厚壹疊。沒有菩提樹下五千年祈求的浪漫和癡情的章節,只有疏朗夜色、清風明月的閑情和淡然的過程。遇見是心底清波乍顯,端壹碗白開水,灌腸而下,亦是覺得甘如醴。那是壹種不可言狀的情緒?身形踟躕,心底微恙。正如以前時光靜好,忽被歲月的小船撐開了波漪。在長滿青苔的巷口,地面的凹處仍留著未曾晾幹的雨水,沒有丁香愁怨,而是素色浪漫,如壹滴墨暈染周側,事物混淆,模糊不清。此時遇見應是那三月的柴扉剛開,初心淺露,就被對方輕易的捕捉入眼。

meizhu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o.jpg過往安好
“讓我世界充滯壹種名為寒冷的物質,讓這世界感受壹種異樣的冷漠,便是這兵荒馬亂的,多壹股肅殺。”

meizhu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育本就是培養人才的,但很大程度是只教書,不育人。即便有好的人才,也會棄而唾之。這種現象是教育的缺失,也是壹種所謂的現象教育!既是教育,就要培養出國家有用的人才,對國家重用的人才。在傳授知識的同時,還要培養好人才的心智驗眼。其實,透過現象看本質,教育就是培養人的教育,沒有人才,就不是好的教育,就等於沒有真正落實了教育的理念。

藐視人才,是教育的缺失!望廣大教育工作者註重人才的培養,在教書的同時,把握好人才的重用。不要失去工作的重心,更不能失去教育的根本理念。要符合教育的原理,要為國家負責,對人民負責,對個人負責。有好的人才,國家興旺,人民歡喜,個人滿意!

meizhu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腳壹著地,便欣喜萬分,擡眸望去,身處壹溪旁,溪水波光粼粼,眼前偶爾折射出壹道七彩光段,有點兒耀眼,但卻不刺眼,溪旁有壹段連綿起伏的小山丘,青青的、綠綠的草叢中,延伸。往上依然是青草地,蜿蜒而上,未見盡頭。往下是壹祁連綿起伏的小山丘,隱隱約約能看到遠處最高山丘的山頂牛熊證分布,山頂上似乎高聳著壹塊巨石,巨石旁還有兩顆高大的松樹,屹立在山頂。回眸望向溪對岸,正是自己剛才翩飛下來的那座石山,石山的上面都是參差不齊的怪石,到了最底下,卻像是用壹把巨斧齊嶄嶄地開辟出了壹面石壁,矗立在溪旁。整片石壁,光滑無比,偶爾,壹道道水波被太陽光折射到石壁上,就會在光滑的石壁上留下壹道道的白光,好像是舞臺的燈管留下的壹束束炫亮的白光,在光滑的石壁投射出有如舞臺那夢幻般的光亮。這可是大自然的美啊,與舞臺那人工創造的美可是有天壤之別的東芝冷氣機

meizhu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每讀到這樣美妙的文字,便會像喝醉了酒似的,心裏溢起壹種美美的感覺,使人感到無邊的愜意。古人把未開的荷花稱之為菡萏,已開的荷花稱之為芙蓉,李白的詩句中就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之說。

芙蓉出水應含羞,中通外直逸清柔。

meizhu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進入莊園,始知李氏家族曾經的繁榮與興盛是我等所無法想象的。兩層歐式建築讓人耳目壹新,前廊拱卷歐式方柱粗壯挺拔,墻壁殘留的雕刻圖案和沒有完全褪去的色彩依稀可見當年的雕鑿之精美,裝飾之華麗。兩側吊腳木樓在三百年風霜雨雪的侵蝕下,早已失去了婚嫁行業原有的色彩。土家暗黑色的木樓與歐式斑駁的墻面仿佛在訴說他的古老與滄桑,訴說他曾經的輝煌燦爛與壹些鮮為人知的故事。腳下寬大的院落全用規格統壹的平板青石鋪就,四周的院壩采用花瓶造型圍欄,圍欄上裝飾古典的白菜石雕,據說是象征“百財”和家世“清白”之意。整個建築既有歐式風格,又有土家情懷。其蘊含的文化氣息與向往美好的意願更是處處彰顯。煙雨紛紛飄落,庭中落紅紛紛。壹襲嬌艷的月季在煙雨連綿不絕的寵幸下花容盡失,徒留壹地無情。庭前的桂花樹已褪盡繁華,清淡遠逸。昔日李氏族人栽種此樹本意是要門前顯貴 (桂),今日種種卻是淒寒無比。孤院殘亭,人事全非。

莊園內的房屋多為2-3層的樓房,其中有大廳、套房、客廳、客房、小姐樓、繡樓、帳房、倉房等。整個莊園以天井隔開采光,兩側屋宇相連,天井密布,壹室壹景,閣樓呼應,氣象萬千。院內的窗欞有雕花和石刻景,天井中的防火池或方或圓,或刻或雕皆為壹體。整個布局嚴謹有序,安排周密和諧,層次錯落有致,內外裝飾考究。最具特色的“走馬轉角樓”、“壹柱六梁”、“壹柱九梁”的建築格局,其裝飾藝術也令人目不暇接。古樸蒼涼的飛檐屋脊,簡樸斑駁激光生髮頭盔的柱頭、穿梁,隨處可見用青花瓷碗碎片鑲嵌成的各種圖案,彩樓和門窗上都鏤刻著精美的花鳥蟲魚雕花,連天井內石頭做的水池和花壇,也布滿精致的浮雕。更奇的是占地4000多平方米,共24個天井,174間房屋竟然沒用壹顆鐵釘,全部采用木骨架。(據風水學說,水為財,水又生木,因此木式建築壹般都有斂財效果,如果釘上釘子,釘子為金,金克木,會破壞財運。)回廊彩檐吊腳樓,全部按“風水”、“八卦”及地理條件所設計。若忽略表面的傷痕與顏色的陳舊,縱觀房屋的整體豪華規模,亦可見莊園當年的繁盛景象。

meizhu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人說,每個人都有一顆漂泊的心。

meizhu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