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莊園,始知李氏家族曾經的繁榮與興盛是我等所無法想象的。兩層歐式建築讓人耳目壹新,前廊拱卷歐式方柱粗壯挺拔,墻壁殘留的雕刻圖案和沒有完全褪去的色彩依稀可見當年的雕鑿之精美,裝飾之華麗。兩側吊腳木樓在三百年風霜雨雪的侵蝕下,早已失去了婚嫁行業原有的色彩。土家暗黑色的木樓與歐式斑駁的墻面仿佛在訴說他的古老與滄桑,訴說他曾經的輝煌燦爛與壹些鮮為人知的故事。腳下寬大的院落全用規格統壹的平板青石鋪就,四周的院壩采用花瓶造型圍欄,圍欄上裝飾古典的白菜石雕,據說是象征“百財”和家世“清白”之意。整個建築既有歐式風格,又有土家情懷。其蘊含的文化氣息與向往美好的意願更是處處彰顯。煙雨紛紛飄落,庭中落紅紛紛。壹襲嬌艷的月季在煙雨連綿不絕的寵幸下花容盡失,徒留壹地無情。庭前的桂花樹已褪盡繁華,清淡遠逸。昔日李氏族人栽種此樹本意是要門前顯貴 (桂),今日種種卻是淒寒無比。孤院殘亭,人事全非。

莊園內的房屋多為2-3層的樓房,其中有大廳、套房、客廳、客房、小姐樓、繡樓、帳房、倉房等。整個莊園以天井隔開采光,兩側屋宇相連,天井密布,壹室壹景,閣樓呼應,氣象萬千。院內的窗欞有雕花和石刻景,天井中的防火池或方或圓,或刻或雕皆為壹體。整個布局嚴謹有序,安排周密和諧,層次錯落有致,內外裝飾考究。最具特色的“走馬轉角樓”、“壹柱六梁”、“壹柱九梁”的建築格局,其裝飾藝術也令人目不暇接。古樸蒼涼的飛檐屋脊,簡樸斑駁激光生髮頭盔的柱頭、穿梁,隨處可見用青花瓷碗碎片鑲嵌成的各種圖案,彩樓和門窗上都鏤刻著精美的花鳥蟲魚雕花,連天井內石頭做的水池和花壇,也布滿精致的浮雕。更奇的是占地4000多平方米,共24個天井,174間房屋竟然沒用壹顆鐵釘,全部采用木骨架。(據風水學說,水為財,水又生木,因此木式建築壹般都有斂財效果,如果釘上釘子,釘子為金,金克木,會破壞財運。)回廊彩檐吊腳樓,全部按“風水”、“八卦”及地理條件所設計。若忽略表面的傷痕與顏色的陳舊,縱觀房屋的整體豪華規模,亦可見莊園當年的繁盛景象。

行走在李氏莊園古老的圍墻與迂回互通的房屋中,不禁被其和諧統壹的整體格局和宏大的建築規模所震顫!這是壹個怎樣龐大的家族?需要多麽深厚的文化,遠大的見識,勤勞的雙手以及刻苦的精神,才能在壹個沒有網絡沒有機器的年代建造出這樣壹座中西合璧宏偉精致機票酒店套票的莊園?寧靜肅穆的莊園像壹個任性的的老者兀自沈睡著,偶爾被遊人踩踏閣樓地板的咯吱聲吵醒,也只是強睜睡眼惺松的眼睛斜睨下這個奇怪的世界後繼續翻身沈沈睡去。對於壹個渾身傷痕累累見慣了太多悲喜與生死的老者,我們還能要求他什麽?或許波瀾不驚和沈默不語是他對這繁華落幕後的悲涼的最好詮釋。

從李氏莊園右側的邊門而出,走百十米的青石板路,就來到李氏宗祠。風雨中,宗祠傲然矗立,大有俯瞰蒼生之勢,那巍峨的城墻與周圍的地理環境襯映出壹股威嚴和霸氣。我立於高高的城墻之上,縱情瞭望遠方的山山水水,體味著百年莊園裏的家族領導者曾經站在這裏叱咤風雲的意氣風發;體味著壹個亂世家族曾演繹過怎樣的壹曲家國天下。

創作者介紹

色彩斑斓

meizhu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