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jpg這是相守的執念,但卻不能與時間相抗衡,即使我們都在努力,可是執念天消磨,但時間總也到不了盡頭,總是在等待,卻總也看不到結局。我曾想過,那壹年在花壇邊,若是他沖上來會是壹個什麽樣的結果,我想最終只能是我心中百般不忍,卻仍不能回頭的,是錐心之痛,若他走了,那樣我或許就能安慰壹下自己,至少不會讓他看到我的眼淚。可他卻是靜靜地站在那,仔細的看著我,當我在也忍不住淚的時候,遞給我紙巾傾聽流年的腳步,闕闕心香成瓣朝聖者傳遞潔淨的溫度選擇離塵世稍稍高一點的僻靜所在不適喧嘩但求安寧

轉身走的時候,我是多麽希望他可以在給我壹次擁抱,但我感覺的到,他沒有走來,也沒有離開,他與我壹樣是個易動情的人,或許那時的他只要動壹下,淚水就不能留的住了吧,男人的眼淚是不能輕易流的,至少不能在人前,他曾這樣說過。若是我看見他的眼淚會是什麽的情境?度過了秋,熬過了冬,在那個春是我再次與他相遇的時候,那個花壇,再次回到這個城市的時候,我總是放不下壹些事情,那裏也是我最喜歡去的地方,每到春天,那裏總是這個城市最美的地方。

meizhu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